北京航空总医院神经外科

北京航空总医院神经外科_北京神经外科好的医院_脑血管病神经外科医院排名
检索标题

花甲老人受病痛折磨,金永健助她开始新生活

来源:航空总医院    发布时间:2019-04-04 09:26

  王女士今年62岁,身体一直都比较差。已经两年多了。近期这段时间变得更加严重了,头晕目眩,站立困难,需要专人护理,去医院检查右颈内动脉狭窄。王女士的家人带她去了中国医科大学航空总医院。经过全面评估和讨论后,脑血管神经外科金永健团队为王女士进行了右颈内动脉内膜剥脱术。手术取得了圆满成功。

  王女士说,两年前她开就始出现这样的症状,突然感到头晕和不适。那时,我去当地医院接受治疗,被诊断为“脑梗塞”。医院给予保守治疗。王女士告诉记者,当时她觉得治疗效果不错,症状也缓解了。住院了一个月就回家了。她说,从那时起她还是会偶尔的发作,但这并不会影响正常生活,所以她也没太在意。

  直到2018年11月,王女士的头晕明显加重,她的病情开始频繁发作,头晕,站立困难,需要有人照顾。在当地医院接受过治疗,但效果不好,症状没有缓解。这家人把王女士带到了北京的一家医院。头颈部CTA检查显示右颈内动脉狭窄。经过多次咨询和网上搜索,发现中国医科大学总医院在颈动脉狭窄的治疗方面有很不错的效果。家人便带她去了航空总医院的脑血管神经外科。

  经过检查,脑血管神经外科金永健教授带领团队全面评估并充分讨论了她的病情。 2018年12月28日,王女士接受了右颈内动脉内膜切除术。手术非常成功。

颈动脉狭窄

  金永健教授主刀进行颈动脉内膜剥脱术,金永健教授介绍,颈动脉狭窄的治疗方法有两种:1。介入性血管支架治疗; 2.颈动脉内膜切除术。这两种手术各有适应症。血管介入适用于硬斑块,血管狭窄70-90%。颈动脉内膜切除术主要取决于斑块特性。软斑块和钙化偏心斑块适用于颈动脉内膜剥脱。 “根据患者的具体情况,我们选择为她进行颈动脉内膜剥脱术。”

  金永健教授表示,航空总医院实施颈动脉内膜剥脱术是在显微镜下进行的,以确保手术的安全性。手术颈部切开10 cm切口,找到颈动脉,暂时夹住颈动脉远端和近端,然后切开颈动脉,剥离患病动脉内膜,使颈动脉内壁光滑,内径恢复正常尺寸。

  手术后患者恢复良好,手术后第二天头晕缓解,四肢恢复正常。手术后两周,王女士可以自由活动,基本康复,并出院。王女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现在感觉非常好。所有先前的不适症状都消失了。我非常感谢金教授和医务人员。”

  【专家介绍】

金永健

  金永健,中国医科大学航空总医院脑血管神经外科主任,留日医学博士,硕士研究生导师,教授,青年神经外科专家,日本神经外科关西地区脑血管病神经外科分会会员。擅长脑血管狭窄、颈动脉狭窄、脑梗塞、脑供血不足、椎动脉狭窄等的支架置入手术、内膜剥脱手术,烟雾病的脑血管搭桥手术,动脉瘤、脑血管畸形的神经介入手术及微创手术,顽固性偏头痛的显微血管减压治疗等。曾成功为国内最小(2岁)的烟雾病患儿实施联合血管旁路手术。

  于1997年4月开始在日本国立高知大学神经外科攻读医学课程博士,以日本著名神经外科专家森·惟明 (Mori ) 教授的指导下 , 专攻脑血管病的临床诊疗以及有关的基础研究 , 于 2002 年 3 月获得医学博士学位 , 并在全日本规模最大的脑血管病治疗中心(大阪国立循环器病治疗中心神经外科 )学习进修。在留学期间拜著名脑血管手术、介入外科专家永田泉( Nagata ),森贵久( Mori)为师,共同参与颈动脉狭窄内膜剥脱术、烟雾病血管搭桥术、动脉瘤夹闭术 、动静脉畸形切除术、脑积水分流术等的手术治疗近 300 余例,参与动脉瘤破裂弹簧圈栓塞术、动静脉畸形栓塞术、动静脉瘘栓塞术、血管狭窄支架置入术等脑血管病的介入治疗达 200 余例。并成功将烟雾病的联合血管旁路手术引入国内。回国后完成烟雾病、颈动脉狭窄等脑血管病的手术及介入治疗、偏头痛的外科治疗1000 多例,于2004年获得“北京卫生系统经济技术创新标兵”称号。于此同时,发表相关论文十余篇,其中包括较有影响力的国际级论文2篇,获得北京市首发基金项目 1 项,留学归国人员基金 1 项,清华-裕元医学科学研究基金1项。

  出诊时间:每周二上午

  联系电话:010-58554765

花甲老人受病痛折磨,金永健助她开始新生活http://www.hkzyynt.com/kangfuanli/jingdongmaixiazhaibingli/51.html

网站首页|医生专家|医院介绍|视频栏目|康复案例|神经外科|在线预约|地址电话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航空总医院神经外科http://www.hkzyynt.com/
全国预约预约热线:010-58554765 联系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安外北苑路3号院
航空总医院 特别声明:本站信息仅供参考 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

进入手机端